跳往主要内容

香港大学中国商业学院

刘教授专栏 | “去风险”下的“半脱钩”与“半球化”中美分道扬镳?

返回

2023年6月19日 | 深度观点

 

一个多月前我做过一场即兴演讲,内容总结起来,可概括为3D,de-coupling,de-globalization,de-dollarization(脱钩,逆全球化,去美元化)。但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另一个 D 字却无处不在。如今,de-risking(去风险)已成为媒体争相使用的一个热门词汇。

 

这个词最早是由欧盟主席冯德莱恩提出。她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一起访问中国之前,3月底就欧洲未来的对华战略发表演说时,首次提出了"去风险"这一概念。这个讲法很快被美国采纳,并在日本的G7峰会上,被这个西方发达国家俱乐部定调为指引西方未来中国关系的主流政策。

 

对欧美日等国家来说,尽管“去风险”所代表的含义并不相同,但可以成为他们在后新冠时代对华政策的最大公约数。欧盟的主流看法是强调“去风险”不同于“脱钩”,不是孤立中国,而是要增强欧洲自身的经济抗压能力。对美国而言,与“脱钩”相比,这个词较为中性,比较容易让世人接受,但美国并不会因此改变在高科技领域与中国脱钩的战略,也不会放弃围堵和孤立中国的既定方针。

 

中国的官方反应比较负面,而且认定“去风险”的实质与“脱钩”并无根本区别,是新瓶装旧酒。不过,中国过去几年面对地缘政治的变化也一直强调风险和忧患意识。换句话说,大家都有“去风险”的意识、动机与行动。中国与欧盟在“去风险”层面的理解,更多地侧重提升经济与技术领域的独立与自主,欧盟与中国脱钩的味道没有美国那么浓,但在限制高科技流入中国这一点上与美国立场接近。

 

地缘政治正处于错综复杂的十字路口,“去风险”肯定无法给已经出现大逆转的中美关系带来新转机。在全球经济出现低迷的今天,更无法为全球经济的复苏注入积极的动力。

 

恰恰相反,从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因西方“去风险”的战略,在2023年已经出现了质的变化,大家不再心存幻想。后冷战的“大融合”已寿终正寝,“一球两制”下的“半球化”、“半脱钩”与“半冷战”已成为新的现实。

 

“去风险”何以成为欧美共识?

“去风险”这个概念为何从一开始提出,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受到美国的首肯,并成为西方发达国家的共识呢?这不外乎以下几点原因。

 

第一,欧美领导人普遍接受“去风险”,这让他们摆脱了原有的战略困境,毕竟要与经济关系如此密切的中国全面“脱钩”,早已被批评为不负责任的极端行为。“去风险”听起来更具中性、更为谨慎、也更有针对性。西方富国俱乐部试图告诉世界,他们会保持与中国的经济联系,因而从心理上降低了他们出台的政策可能给全球带来的负面冲击。

 

第二,拜登马上就要开始第二个任期的竞选工程,需要一个稳定的对华关系,助力他连选连任。同时美国政府也需要做门面文章,在涉及到现今最为重要的大国关系上,不会因与中国的全面对抗,特别是发生热战的危险而背负罪名。因此,去风险,而非全面脱钩是最好的选择。这也是在“气球事件”之后,拜登政府一直希望与中国对话的重要原因。与此同时,美国的盟友已明确表示,他们不想卷入中美两国之间的冲突。就在G7日本峰会之后,彭博社获得一份来自欧盟外交政策部门的文件草案,其中就提及“欧盟不应该认同在中美二元对决中只有一个赢家的零和游戏的想法。”

 

第三,就美国内部的情况来看,从特朗普开始对中国实施的一系列制裁措施,并没有根本改变中美贸易的现状。美国经济分析局 (BEA) 今年2月初公布的数据显示,中美货物贸易在 2022 年创下新纪录,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2.5%,达到 6906 亿美元,打破了2018年创下的6588亿美元的纪录。中国是美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也是最大的进口来源地。2022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同比扩大8.3%,达到3829亿美元。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也多次强调美国民众从中美贸易中获益巨大,停止对华贸易将是“灾难性的”。美国即便想脱钩,但在通货膨胀高企的今天,中国的廉价产品对美国经济的贡献不算小。美国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快速地将所有供应链转移到其它国家,美国对华鹰派不得不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

 

第四,欧盟与中国维持经济合作的意愿比美国强,特别是法国与德国等欧洲国家根本不可能切断与中国的经济联系,甚至需要依靠中国的庞大市场来支持本国经济的增长。6月初在 11 个欧洲国家进行的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46% 的人将中国视为盟友或伙伴,欧洲人并无意愿降低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因此,去风险,而非脱钩是欧洲对华政策的最好选择。

 

第五,“去风险”政策的本质是什么?其实就是有选择地“脱钩”,而非无差别地“脱钩”。欧美需要中国庞大的市场,需要中国的廉价产品,但欧美又不希望看到中国在高技术领域超越西方。一方面,欧美希望限制使用中国的高技术产品,以阻止中国在高技术产品上的技术进步和提高在全球市场的份额。另一方面,欧美希望阻止高技术流入中国并限制对中国高技术行业的投资。欧美希望与中国保持正常的贸易关系,从中国进口低端产品,同时迫使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这成为欧美各国的共同需要。

 

这自然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即美国不可能切断与中国的经济联系,但需要在高科技领域与中国脱钩。用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的话来说,脱钩只是聚焦在高技术,特别是半导体领域,以阻止中国超越西方。

 

因此,何为“去风险”也就成了各方各表的模糊概念。对美国而言,“去风险”的本质就是迄今为止他们正在实施的对华“半脱钩”政策,无怪乎北京对此评价并不正面。

 

“去风险”的本质是“半脱钩”

过去40多年中国快速融入世界经济,成为全球供应链中心,这使得美国与西方要完全与中国在经济上脱钩已无可能。“去风险”就是从战略的角度为脱钩正名,明确可以脱钩的范畴,又无需为脱钩背上污名。

 

如果说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犹如潘多拉盒子,释放出中美之间的“恩怨情仇”,那2023年无疑是中国与西方脱钩的一个历史性转折点。根据全球行业协会 SEMI 的最新数据,在美国的贸易制裁下,中国芯片设备销售额在今年第一季度同比下降23%,而全球芯片设备销售额却增长9%。

 

中国出口下滑隐藏危机

 

中美贸易今年头5个月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疫情结束之后两国的贸易不升反跌。据官方公布的数据,今年首5个月中美贸易总值人民币1.89万亿元,按年下降5.5%,远逊于同期中国外贸按年增长4.7%的整体表现。其中,中国对美出口1.38万亿元,按年下降8.5%。这一降幅之大,在中国主要贸易伙伴中堪称少有。

 

中美贸易明显降温,是过去几年美国努力脱钩的结果。2022年春天因新冠疫情上海封城,美国企业就开始加速准备撤离中国,疫情结束之后,中国的开放反而加速外资撤离中国的速度。

 

仔细去了解中国对美出口下跌的原因不外乎三点。其一,跨国公司为避险开始撤离中国,并转到东南亚等地,但中国依旧是全球重要的供应链中心,不少零部件依旧需要从中国进口,今年头5个月中国向东盟的出口占出口总量的16%,高于向美国的出口。

 

其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刻意抵制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包括无人机和5G通讯设备等,近来欧盟又开始新一波要清除华为5G设备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这无疑会影响中国对发达国家的出口。

 

其三, 由于欧美经济复苏缓慢,消费能力受到影响,中国的低档产品虽然依旧受欢迎,但消费不足,而且不少厂家在疫情期间也囤积了不少货物,对中国产品的需求受到影响。

 

令人忧虑的是, 5月份中国出口的数据可能隐藏着更大的危机。中国的进出口在5月份明显下滑,按美元计算,出口下跌7.5%,进口下跌4.5%,进出口合计跌了4.5%。中国对美国和东盟的出口继续下降,只占其出口总量的各15%。这显示全球货物库存压力继续升高,欧美经济不景气,东盟经济增长率也会低于去年。但中国的出口继续低迷,对东盟和美国这两大贸易伙伴的出口下跌,也显示出西方脱钩的影响正在显现,这无疑会拖累中国的经济增长。

 

华尔街也被迫脱钩

 

除了贸易上出现“半脱钩”的迹象,美国政府对华尔街在中国的投资也设置了种种障碍,脱钩的迹象愈来愈明显。过去20多年红遍太平洋两岸的红杉资本也被迫将中国子公司分拆,以应对日益加剧的中美冲突和美国政府的政策法规。红杉中国将保留中文名,英文名“Sequoia” 从意译变为直译,改为“Hongshan”。为了不引起过度联想,红杉印度与东南亚的运作也同时更名为Peak XV Partners。

 

红杉资本在美国和欧洲管理的资产超过530亿美元,在印度和东南亚管理的资产90亿美元,而在中国管理的资产高达560亿美元。自2005年进入中国以来,红杉资本已在中国投资了1000多家公司,包括电动汽车和生物技术等新兴科技领域。最引人注目的投资包括张一鸣的字节跳动、马云的蚂蚁金融,以及线上时尚零售商SHEIN。

 

红杉资本高层在拆分业务的公开信中特意强调,地缘冲突不是促成这一变化的原因,这一解释颇有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感。他们将拆分业务的主要原因归结为公司运作的“复杂性”与“投资组合冲突”,须避免因共享品牌引发品混淆和市场的困惑。但拆分业务本身凸显了一个不可否认的投资现实,全球企业家和投资家都刻意避免卷入中美之间的恶性冲突。《华尔街日报》就表示,红杉资本宣布把中国业务和美国业务分开,凸显中美两国围绕下一代尖端技术创新由谁掌控的争夺日趋激烈。

 

这是全球经济秩序出现“一球两制”的又一个明证。研究公司PitchBook的数据显示,风险资本投资者对中国的投资变得越来越谨慎,去年的投资金额下降了一半,降至约690亿美元,这是过去六年来的最低水平。当然,欧美对中国投资热情的降低,也与中国之前对新冠疫情的严格控制有关。

 

换句话说,“去风险”就是在高科技领域架设起一道围墙和篱笆,将中国排挤出这一波新的全球化,“半全球化”就是安全与价值导向先行的全球化。

 

“去风险”是排挤中国的“半球化”

美国重塑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新秩序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确保在与中国的竞争中保持优势,而重中之重就是在高科技领域必须大幅度领先中国。

 

虽然“去风险”的概念由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提出,但这是特朗普2018年发动中美贸易战之后,美国对华“半脱钩”政策的最好写照,是给围堵中国政策的争论“盖棺定论”,也是西方发达国家迄今为止在中国政策上可以寻找到的最大公约数。

 

阻止中国成为制造强国

 

对西方国家而言,“去风险”的内涵有两方面,一是在供应链上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不会受制于中国;二是防止中国获取、甚至窃取西方的技术,取得发展上的优势。对美国而言,在全球供应链系统上,如果能够将中国限制在低端产品的制造国,即便中国是世界工厂,但只能是一个生产大国,而非一个制造强国,在高技术上永远需要仰仗于西方。这就是为何美国一直强调,对中国的科技优势不能只是保持一两代之间的差距,必须大幅度拉开以取得绝对优势。

 

美国的经济实力已经不允许其孤军作战,这就是拜登政府上台之后,其中国政策本质上与特朗普无异,但在对盟国的关系上改弦易辙,积极地拉拢和加强与盟国的合作来应对中国,对盟国采取红萝卜加大棒的政策。

 

当然,西方各国也非铁板一块,欧盟甚至日本都不愿与美国跟得太近,避免过度刺激中国。在日本的G7峰会之后,欧盟在内部讨论“去风险”这一政策时还是有不少“杂音”。七国集团普遍认为中国构成了越来越大的经济和国家安全威胁,但在如何应对这一威胁上也非完全达成共识。

 

价值导向的经济联盟

 

不过中国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西方富裕国家之间的矛盾并不妨碍他们共同面对现今他们眼中最激烈的竞争者,西方七国俱乐部集体给“去风险”背书就是一个明证。价值导向的全球化正使得这个联盟的规模超出了G7成员国和欧盟,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和印度已成为这一联盟的重要伙伴。美国向荷兰和日本施压,不准向中国出售制造芯片的光刻机,虽然荷、日两国都不十分情愿,但最终也都加入了美国制裁中国的行列。

 

中国6月宣布,美国芯片制造商美光公司(Micron)在中国销售的产品没能通过网络安全审查,决定停止采购美光公司产品。但美光被禁,美国最担心的就是市场出现真空后,韩国的三星和海力士会从中国获得更多订单。美国早在今年1月就要求韩国,一旦中方禁止美光在中国销售芯片,三星和海力士不可以填补出现的市场缺口。

 

英国也不甘寂寞,G7峰会后想联手美国召开AI安全峰会,与“理念相近”的盟友协力打造国际AI安全的共同框架,促进各国政府和企业采取协调一致的策略和行动,降低AI发展的风险。作为全球AI发展领先的中国,却很有可能不受邀请与会,因为中国不属于“志同道合”的朋友之列。

 

这只是在半导体和AI行业的几个例子而已。美国已经全面出击,敦促盟国一致行动,不只是限制向中国提供其无法再从美国获得的芯片和制造设备,而且全面限制中国获取美国技术的能力,阻止中国在涉及先进制造业的所有领域取得进步和发展。

 

新能源就是其中一个重要领域,美国企图在半导体和AI行业之外,建立排挤中国的更为广泛的联盟。对此,西方各国开始对进口中国的新能源产品设置种种障碍,同时确保印度等新兴经济体从新能源经济的投资方面受益,因为他们不想看到的唯一一个受益者就是中国。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为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